西安这是你送我的第一个礼物

昆明池七夕公园一角

从毕业到现在将近6年了,去年令我开心的我西安的房子终于下来了,心想终于可以稳定的在这座城市定居下来不用东奔西跑了。然而很多时候我们得到了一些期望的东西往往会失去一些其他东西,这个规律这次也没能逃过。

回到西安后明显比之前在外地更加忙碌了,自己的空闲时间也逐渐少了许多,我自己感受到已经步入正轨,开始为新的生活方向再努力。2018年底的时候眼看剩下几天就要过年了,其他人都期盼着过年放假,而我这个时候面临着房贷的压力在四处求职找工作,所幸的是找到了两份Android开发的岗位,选择了一个感觉对我自身有发展的公司,就在过年放假前一个礼拜入职这家在西安本土做停车系统的公司。令人作呕的事情从此开始,因为我从来不认为一个公司可以做到如此的无原则。

相比较我在北京和杭州而言,西安的工作机会少的可怜,而且大多数公司都可以称得上是压榨,什么996之类的简直弱爆了。我的一个大学室友毕业后自学Java后端开发,后来入职到西安的一家外包公司(西安外包公司很多,大多数是给华为做项目),我有一段时间在他那里住着,连续三天晚上凌晨1、2点才下班回家,而且第二天还得继续按时上班。面对这些种种所见和传闻,我也对这个现实慢慢接受了,我尽量选择人性化和具有和我比较一致的价值观的公司,但是我至今还是不敢去面试外包公司。坑多了你自然很容易掉进去,西安的坑远比你想象的多。

在年前入职这家公司的时候我也做过一些比较和判断,从几场面试上来判断这家公司还是相对比较专业的,而且比较贴近我之前做的互联网行业,另外我当时其实比较看好物联网公司,因为觉得这个和个人的技术栈方向比较一致。来公司后发现自己的判断有很大的问题,这家公司原来并不是真正的物联网公司,而是一家做停车系统的公司,我至今不敢承认它们做的停车系统是很牛的,但是几乎每次开会都会说自己的技术力量和产品是最厉害的。在我入职后被分在一个叫ECP的部门,这个部门是做优惠价系统的,我发现和我交接工作的同事在深圳那边,后来才知道公司原来的移动开发团队在深圳,今年准备裁掉他们,西安这边目前两个Android开发(包括我)一个iOS开发,都是刚刚招聘进来的,我也是来的最迟的哪一个。过了两天研发部开了一个茶话会,我以为是公司的年会,后来才发现这完全不是我想象中的年会,而是一场技术人员的鸿门宴。

鸿门宴遗址

那天下午我们被拉到科技二路的软件园汉韵阁的负一层的一个小会议室,中间有个长桌,桌子上摆了一些水果之类的,四周靠墙是一些椅子,我们去的人太多当时不够坐,很多人就站在最后面,公司CTO(别人都称呼他为王哥,因为我觉得他不配,所以这里叫他老王)老王一脸尴尬的让大家上台发言这一年公司的变化和自己的成长,事先安排了一些人上去讲了讲,大家都对公司的发展充满信心,对自己做的事情无比自豪。发言完后鸿门宴终于开始了,董事长的老婆开始讲销售多么神圣多么有意义,事情已经很显然了,公司现在不需要这么多技术了,需要的是销售人员,开发们你们的职业没前途快转销售吧,如果你们不主动转那就别后悔哦,原话不是这样,但就是这个意思。其实当时我没多大感觉,但是对于很多想在这里干很久的同事来说是很大的打击。

不过几天就到法定节假日过年放假了,大家愉快的过了一个年(可能有很多人不愉快,因为年终奖少的可怜)。过完年后公司做了一件迄今为止我觉得太恶心的事情,找了将近一半研发一个一个的由老王劝退(劝辞职),公司老员工大量流失、业务暂停、产品经理离职,工作相互交接、代码和需求逐渐不清晰,这件事情很快就过去了,公司取得了大胜利,研发部走了一半人还多。庆幸的是还没找我谈话,但是我也感觉到了一丝莫名的不安,因为我知道我现在接手的ECP项目基本不再改动了,我也闲了一大段时间,这些结果都被我一一猜到,因为我心里知道这个公司已经沦为不需要你的时候就走人的处事原则,说俗气点就是“卸磨杀驴”。

内部吐槽系统部分截图

可想而知、现在公司留下的人大部分都是IT养老人员,因为他们怕失去工作怕被辞职、提前上班、晚下班、多表现,最好让领导都看在眼里。面对这样的惨状我瞬间感觉无能的人统治了整个王国,这里不需要智慧和能力、这里需要的是服从和被奴役。就在这件事之后我已经入职这家公司满两个月,最早和人事约定可以提前转正,而且公司之前也基本上是两个月就可以提转正,然后走个转正答辩(写个PPT,讲一下做的事情),听老员工说这个答辩就是一个过场,基本上都会通过。我也就按照制度,在钉钉上面提交了转正申请,很快人事那边就让我准备答辩PPT,我精心准备了一份PPT开了一个答辩会,结果令我吃惊的是当天的答辩堪称是一次大战(三个领导,其中两个是技术),问题轮流轰炸,从需求到某个详细的技术点(甚至问到了热修复原理),我当时就在想这个场面怎么感觉比面试还严格,是不是公司不想让我转正。所幸的是这些问题我都回答了,后来老潘(现在技术的负责人,个人没多少能耐,我没啥好感)就直接说了,说是公司现在只能给试用期有特殊贡献的人转正,不管你多优秀都没用。当时有一种被捉弄的感觉,既然知道不给转正、何必这样大动干戈,整个答辩持续了2个小时多,是有史以来最长的答辩(一般都是30分钟)

转正答辩打分

最后给我打分78分(80分转正),事后我还是压抑住了内心的不愉快,心想那就再等一个月吧,结果善良的人总是猜不透狡猾人的心思,过了一个月(也就是足足三个月试用期,合同上写的)我的试用期时间到了,我又去钉钉提了一个转正申请,审批到了最后一个环节,老潘第二天早上找我谈话。
整个谈话其实就是为了给我说一件事情,公司现在不需要两个Android,只需要一个,另一个来的比我早已经转正了,我目前没有什么事情可安排,让我最近去找工作。大家想想、三个月试用期拿着打八折的工资,完了后说我用不上你了,你可以走了,呵呵!

我当时想了一下,既然这样也没有必要耗下去了,遇到这样的垃圾公司也算自己倒霉,希望后面可以找一个最起码有原则的公司。这两天我在想要不要把整个过程写出来让自己以后借鉴,也让大家提高警惕,不要跳入这个坑,其实写这篇文章前我想过一些事情,如果一些公司的HR看到这篇文章会不会认为我心里发泄之类的,后来我想明白了,我不需要为这些垃圾公司做庇护,我需要站出来把自己的亲身经历告诉大家,如果真有公司HR看到这个不理解我也不希望去他们公司。

令人可笑的是上图中和我聊天的那位婷婷也在不久前离职了,所以我在想我们很多时候真的和动物没啥区别了,我们都被资本家驯化成了一个自我保护欲特别强的高级动物。也许是成年人都肩负着家庭和生活的重担、不愿意为一些心知肚明的事情斤斤计较,也正是因为这样马云、白鸦等才敢大言不惭的庇护996,简直就是扯淡,如果你赞同996只能说明你要不是资本家要不就是已经被深度驯化的动物。我们大多数人其实最需要的是自己可支配的时间、这些时间才可能创造出一些额外价值,比如陪家人、研究自己的爱好、做一些有意义而不是重复的劳动获得精神上更高层次的价值。

关于程序员的996请访问这里